总统大选
科技新闻
北美文学网历史文章
时政
《风口浪尖的岁月》
英文版(吴为民著)
2019北美芝城挂历
从国民党前主席马英九访问大陆论国共再次合作促成祖国和平统一的可能性
(更新日期:5/2/2023) (浏览次数1178)
【作者:徐达辉,标题图:马英九访问大陆与习近平会面】
曾任台湾地区前领导人、国民党前主席的马英九终于访问大陆了,对于他个人及其国民党今年的大选算是比较成功的,国内对此的评价也比较高,然而,他在大陆十二天可以一定程度代表台湾政府及国民党意见的言行,对祖国和平统一大业并无促进作用,甚至还有某些副作用,让祖国政府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动武不能,和统难成。


知彼知己,才能百战不殆,这不只是在军事上如此,要先遵照习总书记的指示“尽最大的诚意,最大的努力,实行祖国和平统一”时更应如此全面。因和平统一就意味着需要双方平等谈判,任何一方就得依据相关法律行事,才行得通,至少是才顺利。那么,我们就有必要了解台湾地区现行的相关法规。


一、台湾实施的【两岸关系条例】上明文禁止公民特别是卸任官员与大陆政府就有关统一之类的重大政治问题谈判、签署任何文件,任何有关领土、主权等大事的谈判、草签协定等只能由政府出面,最后都得交付全民公决;台湾的【公民投票法】更规定,虽然任何公民都有权提出法律原则的议案,但都得特别是事关社会大事交付全民表决。即使是以后国民党重新执政了,包括掌握了行政、立法乃至司法、监察等几大权,也无权单独决定与祖国的统一大事,还是必须先经过全民公决的通过。故,我方指望与台湾某些党派团体或名人谈论实质性的和平统一方案,是不可能的;台湾那些人士每每对祖国政府作类似表态,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难免有投其所好,谋取接待需求与新闻热度的成分。而马英九先生是一个务实的政客,也号称“不粘锅”,不想沽名钓誉,以致他就——


二、只谈和平发展,回避统一。
本来,最佳的发展就是要遵循大自然的基本规律及其各种定律,才能顺势而动,四两拨千斤!大自然的基本规律就是自然平衡规律,习总书记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自然平衡规律对人类社会的基本要求。既然是命运共同体,就理当一体化。只有统一的市场,统一的管理,统一的文化,统一的规则等等,才是最经济的,才能最佳的发展经济,也才有利于最好的发展社会各方面事务包括人民的互动、交流、融合、幸福、爱情、人口增长等等。


若只谈发展,却固守割裂分治,是自相矛盾的。在分裂的基础上虽然也能维持和平发展,但不可能和谐、顺畅、最佳,势必产生恶性竞争,随意限制,浪费人力物力等等主观因素,远远达不到发展应有的高度、力度、美好!何况,任何时代、任何环境下一味放任分裂下的恶性竞争,就难免会发生冲突,直至引发大小战争,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也可以说就是各国画地为牢,在不同基础上发展,又彼此恶性竞争下的结果。可见,分裂不仅无法求得最佳发展,甚至会导致一次的战争就前功尽弃。故,如果从自然规律自然科学的人类共识的高度上商谈两岸统一发展,完全是可行的,也不违背台湾法律的,因为,任何国家政党任何人都秉承经济与政治分开,更不会抗拒自然规律。


虽然,台湾法律禁止马英九与中国官方谈论统一,但并不限制作为公民在民间场所的言论自由权,他是可以自由表达本人关于两岸统一意见的空间,然而,他仍然回避,这就是他(们)性格及社会机制的逻辑:他(们)这类血质者特别是他具有翻译的语言天分,擅长人云亦云,难免缺乏独特的深刻的符合科学规律的思想,只看所谓大势的表面功夫:以美国西方为主的国际社会现状及中国漫长的历史,把历史上人为的野蛮、落后经历当作社会发展规律,把西方人(政客)反自然规律、反科学的逻辑视为理性:先小后大,先自我再集体、国家。这都是一直实行反动的土地私有制使然:各家各户私有的土地,就类似国中之国,拥有准国家的三要素:领土、人口、相对独立的主权;一班政客管理的地区也就可以要独立,如英国的英格兰、加拿大的魁北克、美国的一些州;那至于台湾这类有着历史与现实完全治权的地区,要保持独立,就视为理所当然。只有(维持)“独立”,他们才有最多机会当选国家级领导,至高无上,名利双收,全然不顾广大平民真正感受与理智要求——越是只有小家的平民,越想拥有最大的(国)家!那是人性想平等、平衡、更大自由空间与机会的本能。即使他(们)打着让全民公决的民主旗号,也只是想利用被误导或尚未能理智思考下的民意,做出不与大陆统一的表决,并妄顾、甚至排斥完整的民主制定义还包括:小地方的民主公决必须受制于共同的大地方的民主公决或复决,这少数服从多数的数理逻辑!否则,不仅国家被分裂,就连一国之内、任何地区都会被无限的分裂下去,使本来统一的大地如同支离破碎,违背自然规律,祸及全部生物生机。


其实,真正论民主,西方那些自我标榜为民主先驱的国家政客还不如前苏联晚期政府,当时的前苏联议会就制定了【加盟共和国退出苏联程序法】,既尊重、保障了当初成立苏联时保留的15个加盟共和国基本权利,又真正符合民主的正义:各加盟共和国公决通过独立后,还得报请、服从全国的全民公决。但是,叶利钦等三加盟共和国领导人居然违背该法,至少没有走完该法程序,就悍然宣布解散苏联,导致人类史上最大悲剧包括现在的俄乌战争!(详见本人著作【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之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悲壮史)。


马英九等人长期生活在土地私有制社会,其崇拜的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也只是平均地权,节制资本,不仅从根本上不合自然规律,也不可能平均(详见该著作及相关论文),只会使他们以土地谋独立的惯性根深蒂固,视为当然,宁可土地荒芜,如北美特别是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大量沃土被荒芜,没有利用出丝毫使用价值,反而轻易大肆砍树,变相破坏自然环境,无聊的浪费人力物力,使亿万万第三世界人民却无立足之地(都请详见该著作)。大多数地主们宁可抱残守缺,不思进取,致社会整体建设落后;即使少数人勉强单干,也是我行我素,妄顾公众感受。当台湾总是被大陆游客嘲讽、批评时,台湾政府就干脆找借口限制大陆游客,或更要凸出所谓政治民主优势——其实,真正的民主就是全民对涉及到土地大自然的事务直接作主,才能使社会每件大事都能群策群力,众志成城,就必然建设发展最佳!反之,一个地区建设发展不好,就意味着当地根本不具有真正民主制的伟力魅力!



至于马英九经常引述三国演义的历史“天下大势,分分合合,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更是赤裸裸的违背民主,把野蛮、落后、残暴的分裂与战争史当做人类社会的延续规律,并套用到现在的海峡两岸关系,显然大错特错!真正的天下大势,就是自然规律;天,就是大气层,大气层密不可分,直接决定整个地球大地的物质特别是生物包括人类的生活;而大地还在万有引力、物质不灭定律等无数自然规律的作用下,也是、更是不可分裂、不受阻碍的整体。人类要想好好生活,充分发挥生物本性,长寿无限,就唯有依规律而行,顺势而动,才能四两拨千斤——如果以当代人类耗费的人力物力来计算,我们全人类早已把整个地球建设得亿万倍的美好,甚至早已能够自由移民到更美丽富饶的外星球,每人的寿命早已能够活到千年万岁了——当然,唯有长寿不可能“早已”。


三、只谈九二共识,回避一中。
本来,共识就是共同认识,虽然不要求全部一致,但得在基本方面相同,至少能够共存。然而,无论马英九如何引经据典,谈历史,论宪法,都不敢、不愿触及两岸同属一国的国家基础。本来,他至少可以幽默的说,从共同的中国文化文字看,中华人民共和国缩写就是“中华民国”呢,我方则可回应:中华民国要扩大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外有些香港人就曾有如此“误会”)。求同存异是大自然的规律,如果大自然任何一种物种都是一模一样的,该物种不仅不能丰富多彩,也势必被淘汰、灭绝。因为,它们就缺乏针对无穷无尽的外界竞争者的不同免疫力与竞争力。森林需要汇聚,才具有团结的伟大能量,但森林里的植物始终只能是百花齐放,各尽所能,各得其所的。反之,如果为了标新立异,就排斥共同的基础,那更违背自然规律,因为,人类赖以生存的大地、海洋特别是大气层都是统一,不可分的。何况,两岸人民是共同的民族,有共同的文化,共同的统一历史,特别是人心思齐的自然心理等等。正如,两岸之名的民,都理当是包含人民的民。可以说,两岸都属于同一个“中华历史延续的全体人民共同和平的国家”,那剩下的问题就是在统一的国家里如何保持共同和平发展了。


故,马英九回避一中,就等于把他们坚持的“中华民国”与祖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势同水火,仿佛其民,不是人民,而只是执政党或不同的主义,即使是国民党及其台湾宪法坚持的三民主义,其实与中共秉承的崇高使命:实现共产主义,也是能够找到共识的(详见笔者2015年的文章【只有找到共产主义与三民主义的共识,两岸才能和平统一】),或者,就是他(们)内心深处追求的统一,就只能统一于其中华民国,其实质还是蒋家父子统治时代“反共救国”的延续,以致马英九的幕僚、随行的那位教授临走时,见到中国警车(代表政府),就本能似的摆出攻击姿势,其后自己还解释就是从小读书受“反攻大陆”的影响。对此,马英九似乎保持沉默,只不过作为务实派,他们也知道这说了也白说,只能是他们的一场另类“中国梦(幻)”罢了。


显然,这里的荒谬性、危害性并不亚于台独。假如所谓中华民国真的具有优越性,就决不至于在当年国民党政府占有绝对的天时地利优势时,反而兵败如山倒;即使在当代与大陆和平竞争时,台湾尽管号称已经健全了民主制度,但其经济建设、人民幸福感、认同感等方面也是不断滑坡。究其实,就是其体制根本违背自然规律,也就不可能符合民心——尽管打着民国的旗号,尽管标榜孙中山的“天下为公”,然而,当主要的大地都属于大地主们占据时,当国家的主要经济都只由私营主宰时,岂能有绝大多数人民的公平地位(在土地上的位置)?!广大人民仅有立足之地,也是因地主私营阶级们雇佣劳力、及各政党拉选票的需要而已。尽管广大人民对各个政党都反感,都失望,大都不想换汤不换药、矮子里面选长子而弃权时,但其所谓民主法律却是无例外确认:即使只获得少数人的支持票,都有效,就可以合法的统治全民。根本违背民主的准则:少数服从多数。反正,他们强词夺理的逻辑是:国家社会不可一日无人统治,任何法律议案都不得导致政府无法运作(详见其【公投法】)。


可见,无论是历史的人心向背,还是其宪政逻辑与现实,马英九及其国民党都不该继续抱残守缺,做相反的“中国梦”了。如果真是为人民着想,就理当抛弃面子,只讲统一的具体里子,为两岸勾画和平发展的现实愿景,而这类具体方案的民间交流也不违背台湾法律。



四、选择的参观景点也是一箭双雕,或醉翁之意不在酒。
本来,作为台湾地区的前领导人,继续领取台湾纳税人的丰厚俸禄,应充分利用难得的机会学习、交流,争取为台湾发展经济、科技的一手所得。他虽然从未光临过大陆,但早就应该耳闻目睹(电视)大陆日新月异的快速发展,就理当这回认真感受祖国一流的建设及其科技技巧等,并与相关部门专家交流、学习,最好带上一定数量的企业家专家同行。然而,他一方面注意避免涉及政治,主要只带来台湾青年学生,一方面并不去中国经济特区的深圳及广州(黄埔军校——国共合作、所向披靡的成功典范),参观的又主要是各地的抗日纪念馆。这难掩其潜在的政治动机:当年抗战的主力甚至基本上都是国民党军队!既宣示给学生们看到当年国民党政府的正义勇敢强悍,激发他们对国民党的敬重,显示出比民进党从未有过的丰功伟绩,甚至对我新中国诞生的溯源,为后续教育学生们关于国民党失去大陆的原因并非因其腐败无能,又激发他们未来反抗“侵略”的斗志等等,展示出令人震撼的第一手资料(毕竟,这些资料好像在台湾公开场所甚至文艺电影里几乎都没有?)。


当然,这也是土地私有制及经济私营社会里人们的通病:被分散居住而缺乏平等的充分交流、比较下,即使有了比较而想改变时,又缺乏政府的公信力与集体力量,就只能养成无奈的自恋、脆弱的自尊心,自己越是落后,就越对先进者“不屑一顾”,甚至不惜以阿Q精神或假象来自欺欺人,对实行不同体制的大陆的丰富多彩的建设,他们只好(戴墨镜)视而不见,甚至不敢看到,还不惜编出美国也有高铁的笑话,进而硬要从其它方面挖出自己更大的优势来自慰、婉拒。


凡此种种,就可以看出,并非是因他顾及台湾相关法律对卸任领导人的约束及国民党的选情,而是他及许多国民党人内心深处的信念与坚守。故,我们不能对他及其国民党寄予厚望,甚至应该保持必要的清醒认识。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争取早日和平统一呢?
显然,既不能让民进党那样逢中必反,渐行渐远,特别是甘愿奉献无数民脂民膏来倚美谋独,也不能被国民党等人士蒙蔽,而应该抛弃对台湾各政党的幻想,主要做台湾人民的工作。这既是中国共产党的群众路线之法宝,更是充分利用台湾已实施的【公民投票法】等,赋予全民直接公决权的捷径,与得民心者得天下的美好要求。只要我们坚持开展和平统一方案,就唯有独辟蹊径,深入台湾,说服广大台湾人民,为大家展示符合自然规律自然科学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一体化的可行愿景,引领他们依法提出这全面的和平统一议案,依其已修改的公投法,只需要公决时最终四分之一的选票就行了。现在,赞成无条件统一者已有一成多,那就只需要再争取15%以上的选民就可以通过两岸和平统一的法律原则了!那也是国际社会都不反对,甚至乐观其成的人类史上的奇迹!


这并非难事。但不能单靠大陆比台湾经济发展快,社会建设好,地大物博,风景秀丽等,而回避人人所关心、渴望的主要问题:政治地位、自由、安全等等。须知,几乎无人为了经济利益就甘愿放弃政治权利、平等地位、自由、安全的,如果有,也是他们虚情假意。西方那首诗(记得是小时中国课本的范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反映的就是人性本能之一。而且,人人只有在顺畅本能,尽情发挥时,才生理健康,能量为正,且无限,从而为社会做出最佳贡献。对此,我们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如习总书记所说:坚持体制的自信——中国大陆的经济为什么能够发展相对最好?就在于政治体制优越的逻辑;这相关的政治体制为何优越?就在于才是符合自然规律;符合自然规律的真正民主制是怎样的?就是不要多党制,不要三权(五权)分立,不要联邦制等地方高度自治,不要定期选举,并鼓励终身执政等等(详见笔者的后期专论);而规律不可抗拒!规律天下无敌!这才是全人类的共识!



即,只有让台湾人民在这系统理论的逻辑演义下和平统一于祖国,也就还能为唤醒、激发全世界全人类归聚于(习总书记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开启空前的先河!其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茁壮成长,惠及全球,就会如百川归海,势不可挡-----


反观台湾及西方:经济徘徊不前或多是反动经济,也在于其政治体制;连口口声声的自由,也在主要土地都被私人瓜分时,人人都失去了自由的广阔空间,更不可能还有平等的地位——所谓地位,就是人人在土地上的位置;没有平等地位,也不可能有平等的政治权利;而政府都只是放任这类根本反动时,也就是放任人人天生不平等,贫富悬殊,广大平民势必连爱情也难以获得,人口就越来越少,最终趋向人种淘汰就是必然;指望靠其不同的政党执政时根本改变这些制度,也是不可能的,因政府都受制于这些制度的主要权利阶级——纳税主力;政府只要不敢根本废除土地私有制及经济主要私营或经济国营官僚制,就不可能使各方面正常!当广大平民要向大地主私营阶级讨公道时,既受到他们大量物力财力的抗拒(最典型就是美国的步枪协会、华尔街寡头),更受到政府的“依法”打击;而西方各国除了瑞士外的法律并无全民主动公决权,复决权也都是被动的被政府利用而已;瑞士虽然规定了直接民主制,但因在土地私有制的基础上还实行各地分权的联邦制及放任五种语文,就使人民要通过全民公决合法改变这类根本反科学规律制度,也极其困难。何况,私有制政府若是害怕人民的力量时,还会纵容黑社会力量来使人民自相残杀(台湾黑社会势力按人口比例也是非常惊人的),或伺机挑衅境外社会(如祖国大陆)来制造紧张气氛,转移国民焦点,趁机绑架全民。如此,就陷入恶性循环。


故,只有由唯一坚守土地全民共有与经济民主的共产主义(也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级形态,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的共产党来固定执政,才能基本理顺;只有基本理顺了,才能不断完善其它次要规定,从而一顺百顺。



好在台湾已如瑞士有全民公投法这一直接民主制,虽然规定为两年一次,但因其纵向体制是单一制,而且语文统一,就较方便说服大家。我们历时十年探索,已经做足了理论宣传的准备(如果整理成文字,约几百万字),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自由入境台湾,接连居留一年左右时间宣传),而且,我们更有一套非常可行易行的方案(236条具体方法),能够先在一个小村庄实现,以便同时用事实胜于雄辩!就能使两岸和平统一于祖国的一国两制甚至一国一制也是: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打印预览


北美文学 北美工商 北美旅游 总统大选
Copyright @ 2010- 2021 NAN 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河传媒北美网版权所有

修改
Powered by :